金融号

债市开放完成 人民币就走向国际化了
中国金融网 2019年1月18日 05:46:54  阅读量:21964

新浪财经讯 1月17日消息,中国债券市场国际论坛今日在京召开。香港交易集团行政总裁李小加发表主旨演讲。

在演讲中他表示,债券通实际上是中国债券市场最大的风险管控工具,以前我们只投资自己的债,这才是风险最大的集中。

  债券通目前的开放还是不太够,美元债券这么多年的债券收益率这么差,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持有?并不是真的投资美国,等着美国发利息。而是一种持有的概念,大量的债券的投资者并不是投资者,而是以资产负债表的形式存在,是一种代替现金的资产管理工具。

  当一个国家的债券成为一个资产负债表的现金管理的工具的时候,才能使真正的全球化债券。我们的债券的发展,一定是到最后,所有的不管收益率是多少,都愿意持有中国的债券,这才是未来。

  债券通北上的资金总有人害怕,说是风险,其实不是。北上的资金他们有风险啊,持有者担心你不还钱,你有啥风险呢?持有者最关心的是流动性和期限是否匹配。第二个是价格是否能有效管控,是否有足够的工具能够管控风险。第三个是债券的资本的持有效率。比如是否能否抵押,是否能够出借这才是关键。因此我们怎么能让人交易更方便、交易有对冲、持有有效率。这样,在亚洲时段,由我们中国人控制的市场中成为一个债券的交易中心。在香港开店,第一步交易走出去了,基础设施要通,衍生品要通。

  我们希望在香港搞,香港可以靠竞争成为债券市场的中心。债券市场的开放是一个慢慢地过程,就像一大块冰一样,慢慢的融化渗透。一旦化成了水,人民币就走向国际化了。

  以下为演讲全文:

  我主要是讲债券核心的理念,和以前的不同、今后发展的方向。

  大家都知道债券之前或者是互联互通之前,深港通、沪港通,我们的开放要么是大规模的“请进来”,要么是大规模的“走出去,人家都要全部进来,外国人要进入到中国的市场里,完全按照我们的规矩来做事情,像中国人一样吃中餐、穿中国的服装;要么就是我们的人大规模地走出去,完全跟别人一样。但是今天中国整体的经济发展和金融的现状就我们的资本向下的管制、资本的流动,不能够完完全全接受大规模的“请进来”、大规模的“走出去”,意味着一个很核心的理念,互联互通的理念,深港通、沪港通,在股票上就是中国人是南下坐在家里头实践,外国人是坐在世界投中国。

  债券目前主要是“北上通”,就是坐在世界投中国。很多外国人现在还不具备条件直接进入中国,或者我们中国还不具备条件让所有的人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因此我们有QFII已经先进来了。但是有些人进不来,又想进,但是又不想直接进来的时候怎么办?这就是等于债券通,实际上是把中国的标准、中国的规则、中国的方式在香港“开店”,让世界的人按照他们的习惯、按照他们的标准、按照他们的方式,在香港这个和他们基本一致的市场里面和我们去对接。

  在香港开店就是把中国的规则、中国的标准移出内地,开始投射到世界。既然是要在香港开店,就不可能完完全全地把中国的规矩、中国的标准、中国的所谓东西要搬出去,既然要让人家坐在世界投中国,你就要向他一步、接近,这样就变成债券通采取什么样的标准?采取什么样的规则?采取什么样的一种交易习惯和方式?我们可以在香港开店,好像又跟在内地一样,完全按照中国的一切,那就没有意义了,还不如去别处。但是我们也不可能在香港开店,完完全全接受今天世界上美元的规则、日元的规则、欧元的规则,我们还必须有今天中国的现实情况。

  因此,在这中间债券最大的创新,人民银行在这里边对中国资本市场最大的贡献就是勇于走出这一步,找到了这样一个最佳的中心地带,但是这样一种标准,这样一种方式本身又是动态的,它又是不断变化的,开始大家不是有信心的时候,刚开始尝试的时候,出去的东西更像中国,更像我们在内地吃的餐、我们内地习惯的方式。但是随着信心的增加,随着交易发展,大家熟悉两边的规则、两边的方式方法,要逐步靠近,逐步国际化。

  在这个过程中间,作为人民银行,非常不容易走出这一步。因为对于内地大的开放的措施中间,我们经常有很多说法,有很多理念、观点,动不动就是风险,动不动就跟领导讲这个事情怎么样了,去吓领导,最后形成了一种方式,做什么好像都有风险。但是大家知道我们的资本市场不开放,长远来看是最大的风险,因为金融一定是不同的钱、不同理念的人在一起交易,这个市场才是最多元化的,最能够把各种各样的风险释放掉。大家都一起高兴的时候肯定就容易做出一些过头的事;大家都一起悲伤的时候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世界上所有的人,资本市场的妙就在于它是一个大的市场,把世界不同理念的人结合起来。因此,债券通实际上是中国债券市场最大的风险管控工具,因为我们债券通,以前我们欠钱只欠中国人的钱,我们自己买自己的债。我们想投资,我们也投自己的债。最后我们自己欠自己的,都在一个锅里,这才是真正风险最大的集中。我们怎么能让我们中国的发展,让世界的人都能参与买单?参与收入?参与将来有红利?这样才是一个风险最大的降低。在这个风险降低的时候,宏观上已经是降低了,你在微观上再讨论某一点上哪一种方式方法、哪一种规则风险更高一点,在这个基础上,千万不能在大的问题上说债券要这么搞风险太高,应该说债券通已经把很多风险降下来了,再看哪个风险、哪个做事的方式更能做下来。

  现在大家对债券通,有的时候对债券市场的开放还是觉得好像是投资者开放。但是想一想每年为什么有42万亿全球的规模?多少人持有美元债券,根本不是投资美元债券,美元债券这么多年的收益率如此之差,为什么还有全世界这么多人投资美元呢?是投资呢?是等着美国政府还钱吗?不是,比如央行的债券投资可能都是政策上的要求,SDR要求你必须得有多少资产放在这里,央行就得去买人民币的一部分,人民币既然进入了SDR的篮子,就成为必配的资产,这是必备的,弄完就完了,就搁在那边。

  但是还有很多人是因为今天中国的收益率好,中国的信用机会很多,这是投资者。但是真正大量的债券投资者,甚至经常不是投资者,完完全全是一个资产负债表的一部分,它不以现金形式存在,就要以债券形式存在,特别是国债债券形式存在,这是它的一种现金管理中间的必备工具,就跟什么事情不可能都是现金,谁也不想现金。因此,有的人需要两三天的现金,就想放在美元债券里放两三天,又安全,又有收益。当一个国家的债券成为大家必配的资产负债表的现金管理的时候,这个过程才能真正让全世界都满意。

  所以,我们讨论债券进一步发展的时候,经常有人讨论有人交易了,交易一定要中心化,不能去中心化等等,都是有风险,这些人就是没有充分地认识到债券市场的发展一定要最后是让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是债券,不知道中国的收益是多少,他都一定必配到中国人民币的债券,这才是真正的未来。

  因此,尤其是债券北上通,是我们欠人家钱,有什么风险?是人家有风险。你不还钱是人家害怕你,你怕什么?你欠人家钱你害怕?所以,这个东西一定要大家理解,我们要让更多的人在我们中国的未来他有一份,他替我们担心、他替我们着急,中国经济不好,他比我们还着急。只有这样我们中国的人民币、我们中国的经济才能够真正地彻底融入到世界体中间去。因此,债券通下边的发展,如果是从这个角度,就是有三个大的事情。

  交易的人、持有者的人,债券通拿到以后他最关心的是什么?无外乎是三件事:第一,这个交易方不方便?方便就可以随时随地地拿,七天需要就花七天拿。如果刚好七天吸收一笔钱,我用这七天才能折腾半天买这个债券,就没有人能持有债券。怎么能够交易非常方便?直接关系到发展的速度。第二,价格能不能锁得住?能不能管控得住?有没有境外的衍生品工具能够让他对冲他的风险?交易要方便,价格才能有保障,才能有管控。

  第三,资本的效率,今天世界上的金融工具都受巴塞尔资产负债的管理和资本充足率的管理。人家买了你的债券,只能放在那儿,那个资本是非常贵的。如果那个债券能够拿去做抵押品,做别的交易,这个债券就很愿意持有。所以,怎么能够让人民币的资产将来能够有一个共同持有的池子,就是最终CSD,就是将来买的债券放在哪儿。全部放在欧洲,全部放在美国?绝对不可能、绝对不应该、绝对不会是未来。

  因此,我们就是怎么能够在外边交易更方便、工具更多。第二,我们能不能在外面价格上有对冲。第三,我们可以从香港开始,我在香港肯定希望你们在香港,什么地方都可以,但是是我们中国人自己控制的,或将来要搁再一个地方去。中国人买的货,在亚洲有一个中国人控制的货的仓库,有一个保险箱。大家买的国际上的货放在那儿,外国人买的我们中国的货放在那儿。放在那儿以后,从那个地方可以解决资本充足的效率问题。

  所以,我们在香港开店,第一步交易“通”出去了,今后一定要做基础设施通。第二步,叫做交易活跃的通,report通。第三,衍生品要通。一个个都起来。在香港做最容易、最方便、最简单。外国人认为它是在国外,中国人认为它是在中国,这是最好的。但是有一天香港做完了,或者说今天愿意在日本搞,我们是希望,不是说什么都到香港搞,哪儿搞都可以,只要你搞我们就一定能够是一个很重要的竞争的,靠自己给大家带来“一国两制”的战略益处,债券市场的开放不是很快的开放,是慢慢开放。

  我刚来看到这是冰,债券市场得慢慢来,一点点地化,但是一旦化了,它就变成水了,就变成有流动性了,我们人民币就可以走向世界了。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
72小时点击排行
一周点击排行
备案 京ICP备07028173号-1
Copyright 2002-2019 financeu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金网投(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资产控股:亚洲金控投资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