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号

国务院任命易会满为中国证监会主席
中国金融网 2019年1月26日 15:29:05  阅读量:50874

图片来源:微摄 

原标题:中国证监会主要领导调整

  新华社北京1月26日电  日前,中共中央决定,任命易会满同志为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免去刘士余同志的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职务。国务院决定,任命易会满同志为中国证监会主席,免去刘士余同志的中国证监会主席职务。刘士余同志另有任用。(完)

  易会满简历:

  自2016年6月起任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执行董事。1985年加入中国工商银行,曾任中国工商银行浙江省分行副行长,江苏省分行行长,北京市分行行长等职。自2005年10月起,历任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高级管理层成员,副行长,行长,副董事长、执行董事。获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研究员。

  以上内容截至时间(2018年9月6日)

        刘士余简历 

  刘士余,男,1961年11月出生,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建筑专业毕业,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管理工程专业研究生

  1987年至1996年先后工作于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中国建设银行

  1996年至1998年任中国人民银行银行司助理巡视员、副司长

  1998年至2002年任中国人民银行银行监管二司副司长、司长

  2002年至2004年任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主任、党委办公室主任

  2004年7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行长助理

  2006年6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

  2014年10月任中国农业银行党委书记

  2016年2月任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主席  


易会满的易与不易:从工行基层员工到证监会主席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易会满是第一位在由工商银行内部培养、提拔起来后,在担任了工商银行的行长、董事长,并走向更大的舞台,为国家发展继续贡献智慧和力量的干部。

  1月26日,现任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正式接替刘士余担任证监会主席,新华社刚刚发布了这一消息。

  实际上,从去年开始,就有关于易会满可能履新部级官员的传闻,而市场猜测最多的,则是易会满可能接任刘士余,担任证监会主席,本次任命也是靴子落地。自此,易会满也正式离开他为之奋斗了34个春秋的工商银行。

  34年时间,从工商银行的基层员工到这个世界第一大银行的一把手,再到中国证券监督委员会主席,易会满跨越了工商银行从国家专业银行,到国有独资商业银行,再到股份制商业银行的三个历史阶段,也完整的经历了中国银行业的崛起过程。

  逆袭:从一线员工到工行掌门人

  据公开资料显示,出生于1964年12月的易会满是浙江温州苍南人,中共党员。自1984年从国家级重点中专浙江银行学校(现为浙江金融职业学院)城市金融专业毕业后,除早期短暂在中国人民银行杭州市分行工作一年外,现年54岁的易会满已经在工商银行工作了近34年。

  1984年1月1日,中国工商银行正式成立,中国专业化、市场化的银行体系也开始逐步发展。一年以后,一位仅21岁的年轻人从人民银行分行调入工行,开启了和工商银行共同奋斗的事业。从计划工作岗位到一直干到市分行、省分行行长、总行副行长、行长乃至董事长,商业银行层面各个层级的部门皆有涉猎。而这个期间,工商银行也成功完成了股份改革、上市,快速成长全球资产规模、市值第一大的“宇宙行”。

  “中国工商银行脱胎于人民银行,在改革开放前期,中国还处于有计划的市场经济阶段,因此当时计划工作其实是银行的核心业务之一,主要负责信贷计划的编制、组织、执行,资金的调度安排等。”浙江地区某长期在银行系统工作的人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而易董事长曾经主持工行的浙江、江苏,也是改革开放后中国金融最活跃、市场化程度最高的地区。”

  公开资料显示,2000年-2005年他任工行江苏分行行长其间,江苏分行在工行系统内的经营绩效排名由1999年的第9位提升至2004年的第4位。2005年-2008年他调任工行北京分行行长期间,分行存款、贷款、中间业务收入、利润总额等主要业务指标均居北京地区银行同业第一位,2006年度、2007年度在全国工行系统经营绩效排名中蝉联第一。

  长期从事银行一线业务的易会满,也给业界留下了易会满业务能力强、务实的印象。2008年5月,易会满成为工商银行副行长,并在5年的副行长生涯中先后分管过公司业务部、电子银行部等部门,对银行各个部门的运作皆有理解。

  2013年5月,49岁的易会满接替杨凯生担任工商银行行长;2016年5月,52岁的易会满接替姜建清担任工商银行董事长,成为这个世界第一大银行的掌舵人。“易会满也是第一位在由工商银行内部培养、提拔,担任行长、董事长后,并走向更大舞台的原工行一把手。能够从基层一直干到董事长,业务能力肯定是出色的,他担任行长、董事长期间,工行转型方向也一直和国家政策方向保持一致。”工商银行某业务部门经理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风险与创新:宇宙行的转型

  2012年,在接任工行行长前夕,易会满表示:“大型银行的从业者每天都是如履薄冰。如何管好资产,管好这一家银行,为国家做更大的贡献,保持我们良好的形象,一直是我们的目标。”

  而在易会满担任工行行长、董事长后,也从金融科技、风险控制、业务转型、结构调整等方面,一直走在国家宏观政策导向的前列,并推动工商银行从中国知名银行向国际知名银行转变。2019年1月22日,英国品牌价值研究机构Brand Finance通过英国《银行家》杂志发布了2019年“全球银行品牌价值500强”榜单,中国工商银行的品牌价值达到798亿美元,较上年增长35%,连续三年蝉联全球银行品牌价值榜首。 

  从金融科技角度来看,易会满一直十分重视科技在银行业中的应用。2015年,工商银行一口气推出了多款金融科技产品,易会满亲自担任发布人,介绍了“e-ICBC”、“融e行”、“融e购”、“融e联”、“直销银行”等产品,因为脱稿的演讲、风趣问答和与互联网公司相似的发布形式,易会满也被当时媒体称为“银行版乔布斯”。

  从金融服务实体角度看,截至2018年9月末,工商银行客户贷款及垫款总额152639.39亿元,比上年末增加10304.91亿元,增长7.24%,从结构上看,公司类贷款94501.12亿元,占比达到62%;个人贷款54963.99亿元,票据贴现3174.28亿元。

  从普惠金融角度看,2017年4月12日,中国工商银行决定在总行成立普惠金融业务部,通过专业化经营、差别化考核评价提升小微金融服务水平,缓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易会满也表示,工行扶持小微企业主要有三大措施。一是真正做小微;二是打造诚信的信用环境,创造良好的金融生态;三是运用现代科技,尤其是大数据等手段加强风险防控。在2019年1月4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总理考察工商银行时,也提到做好小微业务,大银行就大有未来。

  从风险管理角度看,易会满则多次强调,加强金融风险管理与服务实体经济是高度统一的。“面对外部环境的新变化,要保持定力、坚定信心,遵从商业银行的经营规律,稳不忘变、稳不忘忧、稳中求进。”在2018年的中期业绩发布会上,易会满说,“同时将小微企业金融服务作为经营责任、社会责任,强化管理以保证资产质量洁净,把握规律发展金融科技,在转型与创新中提升服务实体经济水平,打造“百年老店”。”

  此外,易会满掌舵的工商银行业绩也表现亮眼。2017年以后,随着宏观经济形势出现波动,银行业的风险也在提升,作为中国银行业的头把交椅,工行则一直保持了相对稳定的盈利水平和资产质量。2018年三季报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工行实现净利润2401.20亿元,同比增长4.82%,是五大行中最赚钱的银行,同时盈利结构、资产质量也有了向好转变。

  新职务是个火山口?

  不过,对于即将履新证监会的易会满而言,这个新职位或许并不好做。

  证监会主席一向有“火山口”之称,前任证监会主席肖钢,历经股市从3000点涨到5000点再跌回3000多点;现任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任内,股市则进一步从3000多点到了2500点左右,据市场传闻,刘士余或将履新供销社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而今日网传的一张图片也显示,1月26日下午四点,供销社总社举行干部大会,要求机关正处级以上干部和下属各单位主要负责人参加,市场猜测会上可能会宣布刘士余的新职务。

  “近几年中国股市熊市多、波动大,股民对股市也怨声载道,加上目前宏观经济形势不稳定,证监会主席这个位置,并不好做。”北京地区某私募基金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不过,对于从银行跨越到资本市场监管的易会满而言,他对资本市场也有着鲜明的观点。

  对于银行业估值而言,在2018年11月17日的财新峰会上,时任工商银行董事长的易会满对现场的分析师表示,需要客观、理性地看待银行业,更需要用战略的、宏观的思维来看待银行业,还需要善于把握银行业的发展趋势与规律。“一要全面客观地判断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跟发展预期,“尽管有挑战,但中国经济在全球增长势头最快之一的大趋势不会变;二要全面判断金融科技对实体金融的影响;三要全面客观判断资本及资产质量、净息差等商业银行经营的核心要素,善于透过现象看本质,善于分析核心竞争力的构成要素。”

  对于市场关注的债转股问题,易会满在2018年10月30日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债转股是阶段性的、市场化的,是财务性的投资,而不是谋求控股或者收购。希望通过债转股,帮助企业优化财务结构,增强发展后劲,为企业、为市场增添信心、增强预期,同时有利于化解银行融资风险,也有利于银行取得合理的财务回报。

  对于企业面临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易会满认为,民企融资难,不是难在银行体系的断贷压贷,而是难在流动性的压力。民企融资贵,不是贵在银行尤其是大型银行的渠道,而是贵在各种新金融、类金融、民间融资等渠道。

  “这个流动性压力主要是直接融资和表外融资渠道受阻,包括发债困难、股权质押融资等等带来的一些风险,使个别民营企业的存量融资到期无法正常接续。”易会满说,“总的来看,解决这一轮的“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带有鲜明的阶段特征,要分清楚难在哪里,贵在哪里,才能够分类施策、分类指导。”

  2018年12月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也指出,资本市场在金融运行中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要通过深化改革,打造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完善交易制度,引导更多中长期资金进入,推动在上交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尽快落地。

  另一方面,中国资本市场开放正在逐步推进。2016年,深港通启动;2018年6月,A股成功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2018年6月、2019年初,QFII、RQFII制度业在不断完善,额度扩大;“沪伦通”在稳妥推进;MSCI指数比重也预计将再次提升。

  毫无疑问,一个更加多层次、国际化的资本市场将会到来,在这场资本市场的大变革中,易会满将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又会给中国资本市场带来哪些转变,市场都拭目以待。

  “说实话,目前监管部门对于资本市场的管理仍然具有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意味。随着资本市场对境外投资者逐步开放、注册制、科创版的试点,如何对成体系的监管资本市场,推动直接融资市场规范发展、服务实体经济,对于新任证监会主席来说,是一个复杂而艰巨的任务。”上述私募基金负责人表示。

  对此,易会满也在2018年财新峰会上指出,当今世界正经历新一轮的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面对世界经济格局的深刻变化,中国将坚定不移地奉行互为共赢的开放战略,持续放开市场准入,营造国际一流的营商环境,打造对外开放新高地,“中国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
72小时点击排行
一周点击排行
备案 京ICP备07028173号-1
Copyright 2002-2019 financeu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金网投(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资产控股:亚洲金控投资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