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号

霜凝:活出精彩的立体人生——在首届中国留学生论坛的演讲
中国金融网 2019年6月25日 13:06:47  阅读量:43277


首先,我感谢一代又一代留学生为我们的国家改变面貌,实现伟大复兴所做的贡献。向你们致敬!


很高兴同留学生朋友们做一个交流。


我刚从威尼斯回来。我的十几幅抽象画作品正在威尼斯双年展上展出。我在这次双年展上发现现在的艺术可谓日新月异,五花八门,概括起来,大致可分为三大类:一是传统艺术,包括绘画,雕塑等;二是新兴艺术,包括装置艺术,动漫艺术等;三是行为艺术。行为艺术既有新兴的也有传统的,但它属于即时艺术,当场表现;绘画,装置艺术属于延时艺术,创作出来后让观众欣赏。当然也有即时绘画,如波洛克。


我过去也曾讲过有三种人生。线性人生,也就是自然寿命。平面人生,就是职业生涯。立体人生,就是全面发展。


我今天还想说人生有三条道路。一是乡间小道,大体指偏僻农村义务教育以下的族群,大体接受的是农业文明,大体对应的是线性生命。二是城镇马路,大体指城镇享受义务教育的族群,大体接受的是工业文明,大体对应的是平面生命;三是高速公路,大体指享受高等教育的族群,大体接受的是信息文明,大体有了全面发展的条件。高速公路又分行车道和超车道,留学就相当于超车道。


我这个分类是一个比喻,是一家之言,也不一定准确。我想说的是,我们这一代人曾经面临的是城镇马路人生道路,又被迫扔进乡间小路人生道路,也就是上山下乡。当然我个人是在工厂,我是指我们那一代人。后来作为特例,赶上时代加上个人挣扎,又挤进高速公路的人生道路。1978年恢复高考时是十年的毕业生挤在一起,据说当年的录取率是4%,那是指考生与录取的比例。如果以单届毕业生与录取的比例,我是1971年中学毕业生,我们县同届的录取比例是千分之二,也就是我们县1971届中学毕业生只有2名后来考上了大学。而你们生下来等着你们的就是人生的高速路。你们能出国留学又挤上了超车道。你们是时代的幸运儿。我们那时想都不敢想。是天方夜谭。你们有这么好的基础,今天让我来和大家交流,除了祝愿你们外,我想我还是从过来人角度,负责任的讲点心里话。


一、留学生涯为大家的平面人生奠定了基础,但不等于实现了平面人生。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我们在学校包括留学时学到很多的知识,但是老实讲,这些知识基本上还属于“技”的范畴。这些“技”走向社会以后,有多少有用?这个因人而异,很难下定论。我有一个观点,“小才通技,中才通策,大才通略,超才通道”。什么叫道,道可道非常道。我讲一个例子,大概是20年前,我在人民银行做银行监管一司的司长,负责全国80%以上金融资产的监管,包括三家政策性银行——即国家开发银行、进出口银行、农业发展银行,四家国有商业银行——即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全部的外资银行、邮政储蓄银行和四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那个时候刚刚经过亚洲金融危机,金融界面临最大的矛盾就是不良贷款。当时朱镕基总理对这个问题很着急,多次进行调研、进行座谈、了解情况。各家商业银行就讲我这个不良贷款是政策性原因造成的,不是我的责任。当时要召开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的头一天晚上5点多钟,国务院办公厅打电话,说朱总理要政策性不良贷款的数。这个活儿就转派给我了。我说这个活儿是统计司的活,不是我的活,另外什么叫政策性不良贷款?法律上没有这个定义呀?对方说那不管,反正朱老板交代的,你看着办吧,明天早晨要。我看着办,我怎么看着办呀?我就叫大家都过来,都过来,都过来,赶快给各省打电话统计。因为当时没有政策性不良贷款的法律定义,但是人民银行有一部《贷款通则》,里面有一个特定贷款的概念,也就是说,赶紧询问各省特定贷款的数量是多少。大家分头打电话,一个小时都回来了,说各省都问什么叫特定贷款?我想了想,说特定贷款就是党和国家领导人批示发放的贷款。大家又分头打电话。又过了一个小时,又回来了,说各省问什么算党和国家领导人?我说党和国家领导人就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以上、人大副委员长以上、国务院国务委员以上、政协副主席以上。大家又去给各省打电话,又过了一个小时,又回来问各部委算不算?我说人民银行批的算,财政部批的算,国家计委批的算,其他都不算。这又回去打电话。又过了一个小时,又回来问地方政府批的算不算?我说不算,不算,都不算。这就快早晨了,最后统计上来的结果1万多亿。这个1万多亿在当时是很大的数目,我说这还得了,往下砍。怎么砍?砍一半。为什么要砍一半,因为平时抽样调查的结果水分占一半,所以砍一半。我是有出处和依据的。这样在早晨8点之前报上去了。第二天早晨朱总理讲话,说政策性原因造成的不良贷款5000多亿,这还得了,今后任何领导人不准再批贷款。这个事情就过去了。具体数字可能不一定准确,但事情大体就是这样。这个事情我想在课堂上和书本里,在留学时,是学不来的,需要到中国社会课堂去学习。


到社会课堂去学习学什么?我认为第一要学哲学。我可以讲,我翻阅过古今中外大量的哲学著作,从古希腊哲学、欧洲古典哲学到马克思主义哲学,比如说康德的三大批判,《纯粹理性批判》、《实践理性批判》、《判断力批判》,厚厚三大本,晦涩难懂,我读完以后,概括了七个字,叫“存在、作用、不可知”。康德认为我们生活在此岸世界,与此岸世界相对应的有一个彼岸世界。这个彼岸世界是存在的,是有作用的,是不可知的。由此构成了康德哲学的基础。康德影响了黑格尔。黑格尔的哲学思想我也概括了七个字,叫“绝对精神正反合”。他认为世界是由绝对精神构成的,绝对精神以正反合的方式存在。康德影响了黑格尔,黑格尔影响了马克思,马克思影响了毛泽东,毛泽东影响了邓小平,所以才有我们今天坐在这里。


那么究竟什么是哲学?教科书上讲,哲学是关于世界观的学问,是理论化、系统化的世界观方法论,是关于自然界、社会、人类思维最一般规律的学说。我认为毛主席有一段话对哲学概括的非常精辟:他说“自从有阶级社会以来,一共有两门学问,一门叫自然科学,一门叫社会科学,哲学则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概括和总结”。我自己把哲学概括为两个字,有一次新浪访谈,我说我把哲学概括为“平衡”两个字,如果再多几个字呢?那就是“对立、运动、转化、平衡”。世界上的事物都以对立的方式存在,对立着的事物在不断运动中,运动中的事物不断发生转化,通过转化又实现新的平衡。最近我又考虑,又想了两个字,一个叫“度”,一个叫“道”。度和道是什么关系?度是道的数量界限,道是度的质的升华。度是一种自律,道是一种自觉。所以我希望你们留学归国后在中国的社会课堂学会这两个字,学会“度”,学会“道”,这样我觉得你们就会无往而不胜。



第二个要学点什么呢?我认为要学点历史。我过去所在的中国光大集团,2007年中央把我派去,那个时候光大集团严重亏损,资不抵债,基本已经技术上破产,但是在我手里头,这么一个中国改革开放的桥头堡,这么一个特大型的中管金融集团,几万人的企业,在我手里破产,我怎么交代,怎么向社会交代?怎么向历史交代?怎么办?我们这代人在年轻的时候,在小的时候,我们那个时候不像你们有那么多书可读,我们那个时候就读《毛泽东选集》,所以我小的时候就读过《论持久战》。《论持久战》给了我启发。白崇禧把《论持久战》概括为两句话,叫“以空间换时间,积小胜为大胜”。那么我们怎么办?我们也要以空间换时间,把我们主要企业的控股权让出去,引来资金,赢得时间把企业搞好,以这种让出企业控股权的空间的方式换回了时间,经过艰苦的努力,后来光大变好了,由一个长期亏损,资不抵债的企业变成了一个现在有五万多亿的资产,年利润500多亿,集金融与实业两大板块,横跨境内外的包括银行、证券、保险、资产管理、信托、投行、基金、期货、租赁、环保、文化旅游等等在内的一个特大型的金融控股集团。光大变好了。变好了以后经过努力我们又换回了空间,换回了控股权,并且成为了世界500强企业。特别是最近我看到一个信息,光大集团的最大子公司光大银行已经在股份制银行中排在第二位。这在十年前是不可想象的。那么今天我可以告诉大家,2007年我到光大的时候,光大重组的另一个方案就是银监会接管。如果那样的话,那将是一个比包商银行体量、影响不知大多少倍的大型中管金融机构的被接管。我本来已公开表示不再讲任何金融问题,但今天让我和留学生做一个交流,我想说的是,光大的变好是历史给了我启发。所以我希望同学们在社会课堂里要学点历史。


第三个学什么?我觉得应该学点文学艺术。文学艺术不但可以陶冶情操,而且可以从中受到很多工作启迪。我曾经在清华、北大和境外的大学做过书法的演讲,我给书法下了个定义,什么叫书法?有的同学问我,我说书法就是以笔墨纸砚为工具,以汉文字为对象,以书外功夫为基础,用以宣泄情绪创造美感的艺术。有的同学就接着问我,那么什么叫书外功夫?我说书外功夫就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经万件事,抒万般情,师万人长,拓万丈胸。到光大前我曾经长期从事宏观调控工作。到光大后也首先要了解宏观全局。在我眼里,书法绘画,就是利用灵感对笔墨纸砚,对汉字、图型的宏观调控;诗词散文,就是利用激情,对思想语言、平仄韵律的宏观调控;我过去的本职工作,就是利用职业使命感,对经济事务,经济数据的宏观调控。所以,几十米的巨幅画为什么我敢画、能画,大家说画的还很好,很大程度上是我有参与过宏观调控的底子。它们是异曲同工的。所以,在社会的课堂学点文学艺术,对陶冶我们的情操、启迪我们的思路,很有益处。


当然要学的还有很多,这里我只讲这三门。


二、从平面人生到立体人生


立体人生因人而异。我过去的职业要求,使我喜欢经济理论。最近看到一个《湖南公务员遴选宝典》里的一篇文章,大概是给公务员考试收集的参考文章吧,题目是《这位奇人是“文人侠者、治世能臣、诸子百家”,其读书经验不容错过!》,这些我都不敢当。当然文章中提出我在央行、银监会工作期间提出的一些金融管理方面的理念,如:农村金融机构的“汤水效应”;银行监管的“四维论”(管法人、管风险、管内控、提高透明度);国有银行改革的“三段论”;“形似神似论”;农村信用社改革的“四棒论”;金融发展的“四不平衡论”;农村金融的“九龙治水论”,等等,这倒是事实。当然这都是过去的事了,不提也罢。前边我说了我还喜欢哲学,时间关系,不多讲了。我说了我喜欢历史,而且有专著出版,兼任着中国中共文献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副会长等职务。党史也是历史的一部分。红军长征的路,我基本都走过;毛主席、周总理、邓小平走过的路,我基本都走过;李白、杜甫、苏东坡、王阳明、诸葛亮走过的路,我基本都走过。时间关系也不多讲了。我喜欢散文,创作了几十篇,出版过散文集。我喜欢诗词,创作了几千首,包括古体诗,旧体诗,新体诗,包括诗和词,被聘为中华诗词学会顾问,中国楹联学会名誉会长。我喜欢书法。我的书法得到很多老先生如启功、杨仁凯、沈鹏、冯其庸、王学仲,姚奠中、文怀沙等的鼓励,当然也有争议,我自己定位就是业余爱好。南开大学请我去做书法讲座,贴出海报说我是金融巨擘,是当今狂草第几人,我赶紧说不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数理化有100分,语文没有100分,所以“当今狂草第几人”的说法不成立。有人说这是变相宣传,我只好沉默。有人说沉默等于变相默认。我哭笑不得,只好说我就是业余爱好。我喜欢绘画,特别是大写意和抽象画,当然也是业余爱好。本人书画遵循的24字方针:定位业余爱好,坚持原创精神,探索东方大美,奉献公益事业。我喜欢研究宗教,当然只是研究。我正致力于东方抽象艺术的探索。我认为东方文化的思想基础是儒释道。从一定角度和整体而言(具体另论),西方抽象的背景是工业革命,人们失去了田园诗般的生活,所以许多是以丑的形式出现,真实反映人的内心,唤起人们对美的向往。东方抽象的艺术传承是书法和写意,工具是传统的东方绘画工具,思想基础就是儒释道。儒家思想用一个字概括就是仁,释家思想用一个字概括就是空,道家思想用一个字概括就是无。所以东方抽象以空灵、气韵作用于人的感官,通过直接表达真善美体现儒家仁的思想,通过留白的形式体现释家空灵的精神,通过气韵表现道家似有若无的非常道理念。我喜欢天文和地理,当然也是喜欢而已,是雕虫小技。不过今天你们如有好事者,论坛结束后可以拿着不带文字的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我可以辨认出这是哪个国家,这是哪座城市,这是哪座山脉,这是哪条河流……当然也不能太偏噢。总之,我们这些当年曾经被挤到人生乡间小道的人,今天还想活一个立体人生。为了活一个立体人生,我对外已经使用我的笔名、艺名,霜凝,对外介绍是“文化学者,长期从事金融工作,现主要从事文化研究和艺术创作。”那么你们生来就面临高速公路人生,又是行驶在超车道的群体,更应该活出一个精彩的立体人生。毛主席说过,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社会者我们的社会,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谁干?里根说过,假如我们不做,谁做?假如这个时间不做,什么时间做?我祝愿并相信,在这个时间和以后的时间里,你们一定能青胜于蓝,冰寒于水,活出一个精彩的立体人生。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
72小时点击排行
一周点击排行
备案 京ICP备07028173号-1
Copyright 2002-2019 financeu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金网投(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资产控股:亚洲金控投资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