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号

李紫嫣:没有哪一段往事,经得起打听(散文三篇)
中国书画名家专访 2020年5月3日 19:42:25  阅读量:51290

李紫嫣:没有哪一段往事,经得起打听(散文三篇)

image/20200503/a3699c36e71dc7b695a19c6bb12f597d.jpeg

一、没有哪一段往事,经得起打听

江南篱笆下可以种白色紫色深红色反正是姹紫嫣红一大片的喇叭花,种下姹紫嫣红的心情比一只燕尾蝶更绚烂非凡,因为那个时候豆蔻芳华正值桃李年纪,仰望天空的眼睛比天空更清澈,仿佛天真的云朵斜斜向你飞掠过来,你就是尘世间最脱俗的仙子了。         

一卷清丽幽婉深邃的诗词在某个下午,遇见尘土飞扬的马路边那栋四层的木板楼房时,她被那一种凝重复古的木质建筑惊讶得久久不能思想,那样的复古建筑里面一定居住着大隐隐于市的雅致文人,她仿佛在刹那之间嗅闻到属于江南水乡骚人墨客的雅韵气息,是离不开午夜评弹还有夜半管箫的丝丝入扣,还有被谁拉响的二胡在深深院落里回荡,令黄昏也泫然欲泣。

而人世间粗俗的烟火让她遇见的几乎都是俗之又俗之的人,娘说这人世间拥有如此多的俗人就像野菜长于城市世间才会热闹,当木板楼房那一个房东老板娘山熊般壮硕的身材,几乎矗立在她的面前时,且又皮笑肉不笑向她露出一口金镶牙时,那原本柔软静寂的暮色一下子全变得粗陋狰狞,她的心也仿佛在一瞬间跌入深谷,从此年轻灵俏的灵魂不再重生。

只有三楼有一间房,没有卫生间也没有厨房,你可以在里面烧饭,但得下底楼来上厕所,因为底楼边上有个卫生间。山熊般塔也似的房东老板娘,一说话那一口金镶牙闪耀得真像黄金呀!那个时候她除了满腹诗文外,就身无几文了,老板娘又说自己姓马,可叫她马大姐。

马大姐在十五六年前的这个马大姐,拥有公路边上这栋四层木板楼房,拥有台州那个时候很时新生意超级好的浴室,更值得马大姐骄傲自信的是她还拥有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三女儿诗卉与初次流离江南的她性情有几分相似,一抹与世隔绝的孤冷清高。

至于拥有如此诗情画意名字的诗卉,会不会像她一样在日将落寞的黄昏,打开那个跟随她漂泊的厚本子写些散落天涯的诗文,她也不想去打听,反正她偶尔伫立在那口大大的木窗前,偶尔会触碰到诗卉那冷幽如寒潭的眸子,原来诗卉骨子里比她还幽冷。

后来她隐隐约约听见与马大姐同住在二楼的诗卉在轻声问,楼上那个小美女怎么一个人居住,就没有一个男子来过?她又靠什么来生活?

嘘嘘嘘!马大姐在小声轻斥诗卉,说她好像姓李,一个爱舞文弄墨的小文青,估什也刚来浙江不久,还没写出什么名堂,在不远处的那个幼儿园教书,还听说园长很欣赏她又画得一手好画。

诗卉又压低了声音,很惋惜地叹了一口气,太可惜了!小文青就爱自命清高的,迟早都会饿死街头,妈!你就少收点房租,怪可怜的。

那一段黄昏时分来自于她居住的三楼楼下二楼的对话,让她心生悲郁,诗与远方就如此吸引她一路马不停蹄,赶赴而来的也不过是薄凉月色幽凄落花。

江南篱笆下的确可以种下一大片姹紫嫣红,因为身后那片艳阳天……                          

image/20200503/3dbd01f5b5dd320b087837c34bca8ee3.jpeg

二、华府广场樱花如雪

华府广场的樱花仍旧盛开如一场粉色的雪,在落英纷缤里寻梦,无需撑一竹篙向更深处。

等待在樱花树下,如果梦的颜色是娇艳绮丽的,那么等待也是幸福绚烂的。

他来,或不来,已不重要。

重要的是等待像樱花般绚丽无比。

日本的樱花不是盛开在早春二月,在樱花灿烂的三月连富士山也无比灿烂绚丽了吧!

早年鲁迅先生在富士山下看见过一树树灿烂无比的樱花了吗?

当年的樱花盛开的颜色是否一如现在的灿烂似雪?鲁迅先生的心情,身在异国他乡而学医却救不了国人愚昧灵魂的心情,应该是无比压抑沉重苦闷。

他也一定是看见了樱花似雪,而心里也在缤纷落雪。

华府广场的樱花似雪,里面的公厕也无比整洁现代华丽,洗手间有绿萝如画,镜子光亮夺目,烘手机也很现代,公厕外两边是可供休息的条沙发。现化的人类生活越发高档华丽精致。

石器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

image/20200503/d37560518c27f216c00bb83380c5594e.jpeg

三、释放                

这两天终于有一种生命彻底释放的感觉。

因为放假,生命里的一次次假期,应该与旅行有关,也想一如三毛般千山万水走遍。

三毛的文字除了天真烂漫外,还有万水千山走遍的沧桑与深刻。她的文字更拥有着扑面而来的浓郁的异国风情,马德里,西雅图,撒哈拉沙漠,还有加纳利群岛……

文字,带着异域风情的文字是世间最美的文字。

嫣喜欢文字也是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可是嫣不会很用心地去打磨研究文字,因为一直以来性情淡泊又慵懒又很没追名逐利之心。

所以,嫣一直没有去投过稿,更没有去为任何专栏杂志写过稿,更因为藉藉无名。

一直在闲散慵懒的大把大把光阴里,碌碌无为地活着,且又不忍心彻底遗弃文字。

文字也就一直跟着嫣很无声无息地落寞荒凉了。

忽然之间很心疼在十九年前写的一部长篇小说“倾城花色”,于是呀!两天前,又拿出来开始修改,那是一本厚厚的小说,居然是用钢笔一笔一划很认真完成的。

嫣很感动十九年前如此用心的嫣,一个很青春的小女生在怎样完成她生命的雨季?夜色深浓里,嫣很用心地修改着。

在青春校园故事里,又一次泪眼迷离。

嫣大学的闺蜜同桌婉琼如今在天涯哪里?

食堂里那一笼热气腾腾的包子是否还在等待下夜自习的同学们?

那双白网鞋不小心从窗囗掉下来,正好砸中了他的头,他仰头一望,张大的嘴又忽然闭上。

“倾城花色”会花去嫣整个假期的时间,不过白天不会修改初稿,更喜欢在世界都已彻底沉睡的夜晚,与青春不见不散。

那天,好像是二十七号吧!嘉兴的天气很晴朗,日光打在街面上,连街面也会隐隐作痛。

在三塔里遇见了一处禅寺,叫血印禅寺。

看见寺院黄色墙面上这四个字,有种触目惊心的感觉,为何叫血印?

在血印禅寺旁边就是三塔里,一个很古旧的社区,所有的民居建筑相当古老,连楼道都给人一种即将坍塌的感觉。

街道很逼仄,一种拥挤纷乱陈旧的老时光的画面,如果从里面飘出老唱机的歌曲也不会让人惊讶?

嫣以为呀!三塔里的居民们,特别是年轻的女人们应该是穿着青花旗袍,闲懒地趴在吱吱嘎嘎作响的木质阳台上,冲着如此明媚的阳光莞尔浅笑。

那是一幅极美的画……

image/20200503/bdf926d099fc26c61626af13fd6bd44b.jpeg

作家诗人简介:

李紫嫣,网名,倾城花色凉了谁。《宁古塔作家》签约作家。八零后的一枚爱好诗歌的女子,十三岁初涉诗歌王国,她的诗歌崇尚清澈晶莹婉丽又几分神秘诡异色彩,爱情,大自然,飞鸟与恋人的肩膀,还有隔岸的梅花鹿,夜半院子秋千架上,微笑着洋娃娃,以及从湖水深处伸出来的骷髅手……她,一直觉得诗歌源于灵魂!

编辑:张行方

编辑介绍:

张行方,全媒体记者、中国散文家协会理事、中国书画院高级院士、中国书画名家专访网主编、故宫博物院安徽省书画考级中心副主任、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安徽工作部总编、美国书画研究院无锡分院执行副院长、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人才学会会员、著名文艺评论家……

长于散文、诗歌、评论、长篇小说及非虚构等文本创作,其作品文采斐然、情感充沛、典雅博大、厚重飘逸、气势恢弘、张弛有度,立意精巧,充满灵魂的叩问和哲学的思辨,立体之艺术美感跃然纸上。

供职单位:全国公安文联《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安徽工作部


金融号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金融号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用户违规操作举报电话:86-10-68060420,举报邮箱:zgjrw2010@126.com。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
72小时点击排行
一周点击排行
备案 京ICP备07028173号-1
Copyright 2002-2020 financeu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金网投(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资产控股:亚洲金控投资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