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号

赞刘老伯长期的“光盘行动”
 2020年12月4日 10:45:42  阅读量:56313

 

    在贵州修文县城的一些餐馆,提起不时来这些餐馆就餐的刘老伯,餐馆人员无不夸他是长期坚持“光盘行动”的典范。大家异口同声地说:我们开餐馆多年来,刘老伯不时来我们餐馆就餐,他更多的时候是吃面粉、炒饭。偶尔,他请亲朋聚餐、也有亲朋请他聚餐。刘老伯饮食与绝大多数食客不同,主要特点有以下,少油、少肉、蔬菜品种多,清淡、简单;他能吃多少就提前喊餐馆人员放多少,晚餐菜饭都比早餐、午饭少些;餐馆配送的小菜,如拌的莲花白等,他总是只拣一点点,他说,“吃完了想吃又去拣,多多拣些来吃不完浪废;还有更可贵的是他饮食长期做到‘三光’,即碗里、桌上、地上(如图)几乎没有一点食物,就像刚才没有谁在这张桌上吃过东西样的,干干净净。其实,对一碗粉面来说,绝大多数中青少年、体力劳动者、常锻炼身体者是吃得完的,可是很多人不实在偏要剩些装秀气,说是吃干净了怕人家笑吃得。如果所有食客都有刘老伯这样的良好就餐习惯,不仅不83275104浪废,而且我们还可少请个把帮工,因为食客吃后不用去倒碗盘里的剩饭剩菜剩汤、桌上不用抹、地上不用扫、洗起他吃过的碗盘筷又好洗,因为几乎没有油腻;亲戚朋友聚餐,别人请客,他总是一再要求人家不要大油大肉、越简单越好、越便利越好,少炒几个菜,吃来看不够再炒,他点的菜几乎都是蔬菜类。他最不喜欢看到客走而桌上还剩很多饭菜浪废。烟、酒他也要求抽喝下、低档的(他不抽香烟)。就是他请客也是如此;他偶尔在单位食堂就餐,同样是“光盘行动”;他的早餐几乎都是在家里吃,都是他自己做,植物品种多,油肉很少,他按八分左右饱放食物,不浪废。吃了早餐后,他随即把自己吃过的碗筷和家人吃过的碗筷、锅、盆等洗得干干净净的放好,灶上等处抹干净。让你认为刚才没有谁在厨房里弄过东西吃的样,一点痕迹都没有。他经常要求家人不浪废食物,米少下点、菜少买点、少炒(煮)点菜。总之,他就是怕吃不完倒丢可惜,但不倒掉经常吃剩饭剩菜又对身体不好。

    刘老伯说:从国际来,由于新冠肺炎和自然灾害及战争的影响,粮食生产有减不增,这已经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高度重视,因为,大家都知道,“一日无粮天下乱,十日无衣无所谓”。为使自己的国家不动乱,很多产粮国家都不出口粮食了。当今,仍有一些国家还在闹饥荒,甚至长期闹饥荒,时有人被饿死。反过来想,假如我们居住的这个城市,一时间任何商店都没有粮食卖了,那么,除了不懂事的小孩外,任何人都会马上沉浸在恐慌之中,谁也不会安心工作、甚至不去工作,整天想的就是在那里弄点粮食,赶快去把早年已丢弃的地种起、赶快去开荒种地,恨不得一夜间就长出了粮食。

据了解,刘老伯出生于修文县城附近的农村,他出生时很不幸运,正逢我国历史上少见的严重“三年粮食最紧张时期”(1959年至1961年。造成三年严重饥荒的原因有三:自然灾害、大跃进运动、牺牲农业发展工业),很多地方都有人饿死,一些老人为了保住子孙性命,宁愿把自己的那一份食物让给子孙吃,自己被饿死。为了保命,很多人把从来没有吃过的植物都去弄来当主粮吃,如红籽母、蕨根、 米糠、油枯等,甚至连一些树皮也去剥来吃(如悬皮浪树等)。过去粮食不很紧张时丟弃不吃的病死小牛、小马、小猪、狗、猫“死牛烂马”等动物,当时也去弄来填肚子。可怜的刘老伯从不到1岁时至20岁,都是以一点大米参杂洋芋(土豆)饭、苞谷(玉米。有的玉米是国家放在仓库里若干年的,干得就象石子样,甚至早已生虫。现在没有人吃的,只有喂猪)饭、麦粑颗饭、干苕粉饭(没有现在的细和加糖口感好)等为主食度过的。刘老伯还说,那时看到田里长势的稻谷,恨不得它一夜之间就变黄成熟,好美美地吃上几餐净大米的饭。刘老伯在80年代初粮食逐步过关餐餐吃上大米后,就不想吃洋芋、苞谷饭、麦饭、干苕粉了,因为过去20年几乎餐餐吃“吃伤”了,一直到他30多岁他才逐渐想吃点洋芋、苞谷饭、麦饭、干苕粉面。

刘老伯说,据后来了解到,从1961年下半年起,人们开始重视抓粮食生产,但由于长期受“吃大锅饭”(农村实行集体生产队,人们统一劳动、统一耕种、统一分配)的制约,还有是受“文化大革”的严重影响,以及不重视农业科技致使农业科技落后的影响,至70年代后期,“吃饭问题”还是没有从根本上得到解决,绝大部分农村人家分得的稻谷(大米)只够吃半年,市场上没有大米卖,有相当一部分人家想吃上一餐净大米都难。所以很多人家一年到头都要参杂其它副食物吃,如苞谷面参杂大米、洋芋个或洋芋颗粒参杂大米、麦粑颗粒参杂大米等拌和吃。刘老伯说:那时他想的是要是这一辈子能够餐餐吃上净大米饭,一个星期有次肉吃就满足了。要吃上一餐净大米饭,只有生病,母亲才单独给我留点大米饭在半边。

1979年至1981年,贵州农村集体土地先后全部承包到各家各户(俗称:土地下户),将过去的集体生产队集体耕种土地改革实行家庭耕种承包制,彻底打破了几十年的生产队集体吃“大锅饭”,极大地调动了亿万农民的积极性,加上农业科技的不断进步,粮食生产逐年得到增产,从土地下户的第二年起,能天天吃上净大米的人家逐年增加,到90年代初,终于解决了数千年来祖祖辈辈千家万户的“吃饱饭”难题。

由于刘老伯从婴儿起至20岁时都处于半饥饿中,所以他很珍惜粮食,从小至今60年就餐都是“光盘行动”。

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像刘老伯这样就餐简单、不浪废,少花钱,那么,每天我们国家不知要节省多少斤粮食,解决多少个因吃不上饭而正在饥迫中挣扎的人。还有节省下来的资金不知要解决多少个贫困户的困难。

刘老伯其实年纪也不是很大,现在最多六十一二吧。说刘老伯很多人不晓得,但提起刘毅、段纲,修文县很多人都认识他或听说过他,称他是修文县最执著的“宣传家”,近40年来几乎没有停过一天笔,他在各级各类媒体发表各种体裁宣传修文县、宣传修文信合的文章上万篇,获得的奖状本上百个,要大背篼才装得完,他是修文的名人。

白发苍苍的刘老伯,奋斗了几十年,退休了也不休息,依然还像过去整天忙过不停,他又被单位返聘回去,每天到处采访、写稿、改稿、编稿、爬山涉水。他还有退休后的打算、退休后的梦想,他正在为实现他的退休后梦想奔波着。

我们愿这么好的老人、这么勤奋又勤俭的老人健康长寿,早日实现他的退休后的梦想!(周凯)


金融号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金融号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用户违规操作举报电话:86-10-68060420,举报邮箱:zgjrw2010@126.com。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
友情链接
72小时点击排行
一周点击排行
备案 京ICP备07028173号-1
Copyright 2002-2020 financeu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金网投(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资产控股:亚洲金控投资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