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号

南海农商行上市提速 新高管老问题待解
陆家嘴观察 2019年6月4日 13:47:25  阅读量:50125

       图片来源:微摄

  时代周报消息:5月31日,广东银保监局批准广东顺德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顺德农商行”)、广东南海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南海农商行”)的境内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并上市,募集资金用于补充资本金。

  几天前,证监会官方网站披露已接收南海农商行上市申请材料,该行正式成为继广州农商行、东莞银行后广东省第三家加入A股上市排队序列的银行。

  就2018年末的资产规模来说,南海农商行在广东省35家农商行中排名第5,前4位依次为广州农商行、东莞农商行、深圳农商行、顺德农商行。但南海农商行仍难与同处佛山市的顺德农商行相抗衡。2018年末,南海农商行总资产为1862.3亿元,顺德农商行总资产为其1.6倍,达3032.1亿元。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今年3月,已在港股上市的广州农商行正式向证监会提交包括A股招股说明书在内的申请材料。谁将成为广东首家在A股上市的中小银行?上述三家都在积极筹备。

  对于目前农商行的上市热情,某A股上市农商行高管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农商行积极推进上市的第一目的是扩充资本金,更重要的是,在筹备过程和上市后倒逼自身实现规范化经营。”

  值得一提的是,南海农商行行长、副行长等高管职位在今年皆出现了变更,新任行长肖光的任职资格在5月13日才获得任职批复,新高层团队落定的一个月内,就迎来筹备上市这一重大任务。对于筹备A股上市,南海农商行有关人士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上市将有利于健全本行公司治理结构,提高品牌竞争力,同时将进一步丰富资本补充渠道,提升本行市场竞争力和风险抵御能力,促进各项业务持续稳健发展。”

  新高管团队落定

  南海农商行前身是佛山市南海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以下简称“南海联社”),2011年12月整体改制为股份制商业银行。2019年1月,该行发布关于高管变更的公告,免去陈晨华的南海农商行党委副书记、行长职务,免去龙中湘的党委委员、副行长职务,免去张建兰的财务总监职务,免去赵国俊的党委委员职务。

  公开资料显示,陈晨华今年45岁,最初为南海联社辖下平洲信用社一名普通职员,2009年年报显示其为南海联社主任助理,深度参与农商行改制;彼时龙中湘、赵国俊均担任联社副主任。随着改制的完成,曾为南海联社主任、理事长的肖寒出任董事长,曾在广东银监局和广东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任职的杨代平出任行长,陈晨华、龙中湘、赵国俊等5人出任副行长。2014年12月,肖寒卸任董事长,李宜心在4个月后接棒。而高级管理层的稳定则持续到2016年底。当年年底,行长职位出现变动,杨代平调任江门新会农商行董事长,陈晨华代理行长职责,直到2017年12月被董事会聘任为行长。两个月后,南海农商行在推进上市事宜上迈出重要一步—2018年2月召开的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表决了关于A股上市的系列议案。

  2018年12月,陈晨华辞任行长,副行长何祖辉代为履行行长职责,这距离陈晨华的行长任职资格获批仅过去8个月。同时,东莞农商行原常务副行长肖光、顺德农商行副行长周进“空降”南海农商行,肖光出任副书记、行长,并在今年5月获得任职批复;周进任党委委员、副行长,原广东省联社计划财务部总经理余志海出任党委委员。

  在此次南海农商行的高层变更中,广东省各地区的农商行之间相互调任比较明显。上述A股上市银行高管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广东省联社对本地农商行的管理仍属强管理模式,“省联社虽仅承担指导、协调、服务职能,但农商行在经营管理上受其掣肘”。

  截至目前,南海农商行的高管层结构与2017年的5名副行长和1名董事会秘书组成结构有着明显不同。结合2018年年报与近期的调整公告,高管层主要包括行长肖光,副行长周进、何祖辉、张应起、张建兰,董事会秘书邱剑华,另设有风控总监以及合规、内审、财务等三个部门负责人。董事长仍为4年前上任的李宜心。

  南海农商行在高管变更公告中称:“高管变更事项属于正常的人事变动,对公司的日常管理、生产经营、偿债能力并不产生影响。”

  今年3月,南海农商行在2018年股东大会上对延长A股上市有效期等议案进行表决并获通过。

  证监会公示显示,今年2月该行已报送第2次辅导中期报告,国泰君安也在今年4月12日签署的辅导报告中表示:“目前无实质性需要整改的问题,已符合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条件。”

  关联交易颇为频繁

  据2018年年报,南海农商行当年实现营业收入53.4亿元、净利润27.4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4.5%和11.32%。尽管保持着两位数的同比增速,与同处佛山市的顺德农商行相比较仍显出劣势。顺德农商行同期实现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75.6亿元、31.2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21.41%、19.15%。

  联合资信评估对南海农商行的2018年评级报告称:“受利差收窄、资金成本上升等因素的影响,利息净收入增长乏力,营业收入增速放缓。”

  从股权结构上看,南海农商行股权较为分散,股东总数就超过1.1万户,且以当地民营企业和居民为主。同时,该行涉及的关联交易也颇为频繁,2018年末发生授信类关联交易有71户,其中5户重大关联交易的授信金额合计达43.19亿元。

  股东背景体现的地区特色,在南海农商行的贷款业务上也同样明显。制造业、房地产业两大行业的贷款占比,自该行改制以来均分别为第一大、第二大行业。截至2018年末,南海农商行对制造业贷款余额为263.7亿元,占对公贷款和垫款的比例为30.28%,同比提升了2.75%;房地产行业贷款占比略有下降,同比下降1.32%为11.95%。

  上述评级报告表示:“区域经济结构中,南海区制造业超过60%,该行贷款行业集中度较高,与当地产业结构保持一致,面临一定的业务集中风险。”显而易见的是,该行在2018年的资产减值损失,比2017年的3.07亿元提升了41.37%至4.34亿元,实现不良贷款率同比下降0.20个百分点至1.19%。

  中信建投银行业首席研究员杨荣认为,民营企业的零售转型速度加快,坚持发展零售业务才是农商行、城商行的发展竞争力所在。“银行业今年一季报数据中零售端优势在持续增强,农、城商行的零售贷款占总贷款的比重在大幅提升,同比增速都可以达到30%以上,农、城商行要抓住这一发展时机。”杨荣分析说。

  2018年末,南海农商行在中小企专营业务、微贷业务和消费贷款条线的贷款余额分别为133.97亿元、11.61亿元、151.56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2.41%、77.3%、12.01%,但三项累计贷款余额仅占总贷款余额的34.11%。个人贷款余额229.43亿元,在贷款和垫款总额的占比尚不足三成。

  值得一提的是,南海农商行的总部位于佛山市南海区,在佛山市管辖5个市辖区里共有三家农商行,分别为佛山农商行、顺德农商行、南海农商行,其中佛山农商行在今年4月获得了银保监会关于合并高明农商行、三水农信社的批复,合并完成后的资产规模也将迈入千亿级。

  如何在区域竞争中保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同样是南海农商行当前待解的难题之一。截至2018年末,南海农商行的人民币存、贷市场份额分别为26.16%、25.05%,分列南海区第2、第1位;而顺德农商行在2018年末人民币存、贷款市场份额分别为41.43%和38.69%,均为顺德区首位。

  目前,A股排队的农商行还有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厦门农商行、重庆农商行、广州农商行等9家。这意味着,南海农商行无论是在资产质量,还是盈利能力、经营管理等方面并算不上突出,同时还面对区域竞争的巨大压力。新的高管层该如何在上市之路顺利突围?仍需拭目以待。


金融号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金融号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用户违规操作举报电话:86-10-68060420,举报邮箱:zgjrw2010@126.com。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
72小时点击排行
一周点击排行
备案 京ICP备07028173号-1
Copyright 2002-2019 financeu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金网投(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资产控股:亚洲金控投资有限公司